/ 中国古代史

重读《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最近一段时期异常迷恋中国古代史,常说因为对现在不满才会缅怀过去,我细想一下还是有道理的,现在社会的发展的速度早已不能同日而语,记得之前看过一篇文章,说近五十年的人类发展史比之前的人类发展总和都要快。社会的发展带来经济的增长和技术的进步,同时也随之而来的是社会的变化,整个社会的变化,以及个体的变化。《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虽和上面这些并无太大关系,却也是一个引子带我重读钱穆先生的这本书。

虽然这本书只是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却内容丰富值得细细评味。主要从政治、经济、军事、税收等几个角度分析中国汉、唐、宋、明、清这五个朝代的得与失。而钱穆先生最为推崇“两汉吏治”和“唐朝的中央政府”,对于其他七个朝代颇有微词,其中清朝尤为严重。大概就是以地方政府的管理来说两汉时期的中国最为精妙,以唐朝时期的中央政府的管理为最好,而其他几个朝代却也没去其糟糠取其精华,而清朝乃为异族得天下,名为统治实为控制。

我的感悟其实在于中国的古代并不是一个封建的社会,也是一个及其开明的社会。现在历史书上常记载,辛亥革命和其他革命斗士推翻封建的帝国主义政府,把一部中国古代史描绘的都是一个封建的黑暗社会,以前给我也确实造成了某种对古代的认识就是,一个封建的吃人社会。现在看来全然不是,汉唐时期的政治制度中的宰相制度就全然是西方国家的总理制度,而皇帝之代表皇室,宰相才是政府的首脑。这全然不是现代教育给我的古代政治制度的概念,大概是因为现代媒介的宣传以及清朝电视剧的火爆原因造成的吧,只觉得古代政治制度中皇帝想干嘛就干嘛,其实不是。以唐朝为例皇帝的命令需要中书省拟令,皇帝批“敕”,门下省复核,尚书省执行。其中门下省有权力拒绝批准任何一道“敕”令。这种权利的制衡哪里是清朝的皇帝一人说的算可以比拟的。 然现在幡然悔悟也不算太晚。

对我而言其间最大的收获便是,须得多读书才能明理,须得知道的更多才能拨开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