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病

中国传统

钱穆先生 是我最喜欢的近代儒士,今天读了先生的《中国文化精神》,虽然此书成与上世纪80年代,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但是其中一些论点实在令人发省,其中有个故事:

百年前广东有一华侨,名丁龙,居纽约。林肯总统时代,一将军退役后一人独居。雇一男仆,治浬家务。但此将军性好漫骂,仆人辄不终约而去。丁龙亦曾为其家仆,亦以遭骂辞去。后此将军家遭火灾,独居极狼狈。丁龙闻之,去其家,愿复充仆役,谓其家乡有古圣人孔子,曾教人以恕道,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将军遭火灾,独居,余曾为将军仆,闻讯不忍,愿请复役。此将军大叹赏,谓不知君乃读书人,能读古圣人书。丁龙言,余不识字,非读书人,孔子训乃由父亲告之。将军谓,汝父是一读书人,亦大佳。丁龙又谓,余父亦不识字,非一读书人。祖父曾祖父皆然。乃由上代家训,世世相传,知有此。此将军大加欣赏,再不加骂,同居相处如朋友。积有年,丁龙病,告将军,余在将军家,食住无虑,将军所赐工资,积之有年。今将死,在此无熟友,家乡无妻室,愿以此款奉还将军,以志积年相敬之私。丁龙卒。此将军乃将丁龙积款倍加其额,成一巨款,捐赠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创立一讲座,名之曰“丁龙讲座”。以专门研究中国文化为宗旨。至今此讲座尚在。但余居北平教读北大、清华、燕京三大学,教授多数以上全自美国留学归来,亦有自哥伦比亚毕业来者,但迄未闻人告余丁龙事。及余亲去美国,始获闻之。

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颇具感同身受,我的父母既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不是出身书香门第,只是一对再也普通不过的中国夫妇,但是我现在仍然记得儿时他们常对我说的话“不成才也要成人”,而何为“成才”,何又为“成人”?《孟子》有云: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但是我想我的父母离孟圣人的境界怕是相去甚远,但是你要是问一普通的人什么是“成人”,什么又是“成才”,怕是每个人虽难与言表但却有一番理解,“成人”谓之曰“修身”,“成才”谓之曰“平天下”。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修身” 已尚属不易更何况“平天下”,但是对于一个异常普通的家庭来说能用这些浅显却又普通的道理来教育子女,这便是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中国文化。而这也是我又欣喜又后怕的地方。

上一个一百年正蒙外族入侵,古今交替之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而百年后的现在中国经济之崛起有偿不是另外一个变局,对于这一个浮躁的社会如何能安身立命,又何以做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