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十一假期是在内蒙古度过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去中国这么北的地方。翠绿色的草原我只在梦里和电影里看过,不过这是秋天,但也别有一番韵味。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动物们在这个季节为了储存过冬食物,而大兴安岭的鄂温克族人也在为他们的驯鹿寻找着过冬的草地。三个月大的烟头也将会迎来他的第一个冬天。

知道大兴安岭还是因为歌手费翔的歌《冬天里的一把火》,小时候听大人们在开玩笑说都是因为这首歌才会造成那年冬天的大火。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离我很远。当汽车驶入森林的时候,透过玻璃看那一片片的林子真是漂亮。这些树木携带者远古的记忆一直到现在和未来。

达希在蒙语里是东方的意思,他养了100峰🐫。不善言辞的他每每说到骆驼的时候一定是眉飞色舞。而他的姐姐乐玛却截然不同,她是一个愿意给你分享她所有故事的人。草原上的每个都是不一样的,就像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一样。但是他们都有一颗热爱自然的心。

直到我做了基因检测,我才知道我的身体里住着1/4的蒙古魂。与我来说这只是多了一项饭桌上的谈资,但当汽车驶离巴图大哥家的草场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在我的心头徘徊。我想我骨子里还是热爱这片草地的,更向往自由的。我也更能理解鄂温克族为什么想要回到森林里,被禁锢的小鸟永远也飞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