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动与静

    一个平常的早晨是9点钟起床,10点钟左右出门,然后乘2号线地铁上班,江苏路下车后走路去公司。今日却有点不同了,我像往常一样路过我平日里买包子的包子铺正准备买包子,这时包子铺的老板娘问了一句:“一个肉包子和一个粉丝包子是吧?”,我愣了半响,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我的生活竟然已经按部就班到连包子铺的老板娘都知道我的习惯了。我突然感到一阵阵恐惧,不知不觉之中自己早已成为这生活中的一个木偶,一步步,一遍遍的过完每一天。这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蒙蔽了自己的感知,让自己沿着一条线一直前进,不能感知外面的世界,也不知时间的流逝。而最让自己心惊的是现在这种情境却是自己选的,我一直想要给自己的特别的人生,最后发现其实还是一个“丧尸”般的生活。 image
    而后通常我会路过一个超市,买一盒牛奶,当我站在冰柜前发现我平日里买的一盒牛奶竟没有了,突然让我不知所措,我竟不知道我到底该买什么样的牛奶了。我伫立在冰柜前足足有一分钟,思考我应该买哪盒牛奶,而我自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习惯于木偶般的生活,安于一成不变的生活了,生活中一丁点的变化都会引起我的不安。
    我觉得自己一方面厌烦循规蹈矩的按部就班的生活,在另一方面却很享受这种生活给自己带来的各种方便与安然。就像对自己来说如果我想做出一定的改变,我最直接的方法是我换一份工作或者换一处新处所,换一份工作我会思考利弊,主观上先接受旧的工作给我带来的各种好处和找一份工作所花费的精力后,才会考虑新工作带来的各种变化,而不是单纯的想要的变。或者从细小的方面来说,我可以选择换一家超市买牛奶,换一家包子铺买包子,可是心里却是不大愿意的,因为心理可能已经慢慢接受了这种生活,觉得这些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把这些事情都已经当作无关要紧的事情了。而造成这样的原因却恰恰是时间和静,重复的行为在生活的道路上留下的印记,而这个印记会随着时间慢慢的加深。



题外话:这件事大约发生在半个多月前,事情发生后我也想记录下来,可惜却没有付出行动,然后心中却对这个事情念念不忘,久久不能散去,才有了今日的博客。虽不能给别人带来帮助,却是纪录了自己的内心想法和思考。

rfs-IV

“先生,我们富余金融提供全球最优质的服务...”
"先生您好,我们极速快贷公司提供24小时无间隔快速放款..."
“先生,先生,我们 Speed 公司拥有全球顶尖基因工程公司 Genetic 公司的授权,安全快速,还附带感冒抗体...”
树突然发现自己每天走过的这条路似乎和平时并不一样,每天都会路过这条路的树似乎从来没有注意到旁边这些发放广告的年轻人们。他们滔滔不绝的向路人介绍着他们的公司的产品,却鲜有回应。匆匆前行的人们好像从来不会注意到旁边正在发生的任何事情,或者假装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旁边穿白色衬衫的瘦小的小伙子似乎注意停下脚步的树,忙小跑着过来。树看着跑向自己的少年,想着似乎是那个叫 Speed 公司的。
“先生,我们公司 Speed 公司拥有世界最先进的基因注入技术,得到了 Genetic 公司在亚洲的唯一授权,绝对安全。”
“我们 Speed 公司现在是推广时期24小时内预约都有10%的增值服务,这是我的名片。”
“先生,您说这人生跌宕起伏,起起落落哪里没有个跌倒的时候呢,但是关键还是要看跌倒的时候有没有人帮着扶一把,没有人扶着那就是一落千丈。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落井下石就是个好人了,更别提困难时施予援手了。”
“但是我们 Speed 公司不同,我们总在客户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出现,我们总在客户最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提供帮助。您知道现在讨论最多十大杰出青年中叫叶子的人吗?她就是在我们公司的帮助下走出困难期的。”
”...“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似乎发现树对他的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后,便回到了他的伙伴中去了。 ”hi, 啊K 刚才那个人有戏么?“
“哎,别提了,浪费了老子那么多口水一句话都没说。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客户了,我们经理说了到这个月结束还有五天,如果我还是一个客户都没有就让我滚蛋。”
继续向前走的树似乎听见那几个年轻人在聊着各自的辛苦。

树是个造纸的工人,祖辈都是靠这门手艺吃饭的,树记得他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对他说:“树啊,这造纸可是个技术活啊,几千年了在任何时代都离不了纸,这造纸就和做人一样要几经捶打方能成纸。”
可是他爷爷并没有活在现在的时代,“不知道爷爷看到现在这样的我作何感想。”树一阵苦笑。
是的,树他失业了,而且已经失业了3个月,自从3个月前工程引入最后一批机器人以后,所有的工人都被辞退了。现在这年代纸的需求本就少,导致工厂效益一直都不好,老板为了节约成本,缩减预算就把所有的都辞退了换成了更廉价的机器人。
树还记得那天老板把他叫到办公室和他说“树啊,我知道你的造纸技术很好,可是这个年代已经不需要这个了,真是对不起,这里面是你的薪水,多出的半个月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了,在找份工作吧。”
树拿着牛皮纸的信封回到了家里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之后的日子树尝试去找另外一份工作,却发现自己除了造纸这一项优势以外什么都没有,而且现在也不算是优势。没有高学历,没有不可取代的技术,普通不过在普通的人。树尝试去做出卖体力的劳动,可是发现这个世界已经被机器人占领了,但凡可以用机器人的地方绝对不用人类,资本家发现机器人可以用更少的钱做更多的工作,于是就疯狂的发展各种机器人技术。
树有个相恋10年的女朋友,原本已经计划在过明年结婚的,可是现在对树来说这无异与压在肩头的另一座山。“难道真的要如此么?”树看着桌上的名片想着。树也曾听闻这些公司,他们提供贷款,但是抵押的确是未来。树其实心里早已经有计划了开一家纸工艺品的商店,而且也曾听闻这类店铺虽不能大富大贵,但是自给自足却是绰绰有余的。可是开一家这样的店铺也是需要不少的资金的。过了许久树似乎下定了决心。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来办理借贷业务么?是我 Speed 的 M。”
树刚走到 Speed 公司的大厅迎面便走来了一位年轻的姑娘,急促中树也没来得及欣赏一下这里现代化的装修连忙点点头。
M小姐一边笑着说到 ”请问先生怎么称呼?先生这边走。“,一边做着请的姿势。
”我叫树。“
”树先生您好,我们公司提供快速贷款业务,10分钟以后您就可以带着您的钱离开了。“
树跟随M小姐到了一间办公室里,M小姐指着旁边的椅子对树说道”树先生,您请坐。“
然后接着问道”不知道树先生对我们公司了解多少呢?“
”那我先给您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业务吧。简单的来说我们公司主要同过抵押客户的人生来换取贷款,具体就是通过注射 Genetic 最新研发的一种叫 rfs-IV 的基因药物,通过基因改造来成功实现债务与债务人之间的绑定,我们公司业务是已经得到金融协会认证的。而且这种注射是绝对安全的不会带来任何副作用,要说不好的嘛,那就是树先生以后都不会在感冒了,哈哈。不知道树先生需要多少资金呢?“
”150w“
”您请稍等,我查询下。“
“我们的系统分析后显示树先生您可以得到这150w的资金,但是贷款日为150年,每年的利息大概在1%。”
“我应该没法在活150年的。”
“噢,这个没关系,这个 rfs-IV 基因会遗传给您的下一代,就是说您的直系后代都将作为我们公司债务人,都有帮您偿还债务的义务,然后150年后 rfs-IV 会自动销毁。您对这个还满意么?”
树眉头紧凑,思索着是不是应该透支别人的生活,透支着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的女儿或儿子的人生。
这时M小姐接着说道“您想,您要是成功了自然会有更好的生活对您,对您的子孙后代那都是带来了好处的,要是没有成功呢,那也是为了给他们创造更美好的人生嘛。您肯定也是不甘心这么样一直下去,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树看着眼前的合同,一份电子合同,手在颤抖着。
“将您的手按在屏幕上就可以了。”

青蛙

故事一

在一片青草碧绿的草地上,一个清澈见底的池塘里生活着一群快乐的青蛙,炎炎的夏日他们互相嬉戏玩耍,饿了就伸出长长的舌头,捕捉飞翔在眼前的昆虫,无忧无虑,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们的呼唤“呱呱,呱”。可是今年的夏天却再也提不起心情玩耍,每一只青蛙都像病了一样。不!就是病了,因为那清澈的池塘再也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池水开始变的浑浊,散发着难闻的异味。终于有一天池水变黑了,漂浮着,漂浮着叫不上名字的东西,而青蛙们却再也看不见了身影。而空气里只有哄哄的声音夹杂着难闻的异味。

故事二

在另一片青草碧绿的草地上,一个清澈见底的池塘里生活着另外一群快乐的青蛙,在炎炎的夏日里他们同样互相嬉戏玩耍,饿了同样伸出长长的舌头,捕捉飞翔在眼前的昆虫,没有烦恼,想让他们快乐的声音飘荡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里,“呱呱,呱呱”!可是今天他们再也没有了心情玩耍,池塘里再也看不见了他们欢快的身影,有的只是悲伤。因为他们的家在变小,越来越小,天空也不像以前那般湛蓝,灰蒙蒙的天空就连太阳都无力照射进来。空气中再也没有欢乐的叫声,只有灰尘,只有沙粒。终于有一天碧绿的草地不见了,清澈的池塘不见了,剩下只有一片黄土地,快乐的青蛙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空气中只有风吹沙粒的嘶嘶声。

故事三

在第三片青草碧绿的草地上,一个清澈见底的池塘里生活着一群快乐的青蛙,炎炎的夏日他们也会互相嬉戏玩耍,饿了也会捕捉昆虫吃,他们欢快的声音响彻大地,“呱呱,呱”。可是他们也发现了他们的声音越来越低,稀稀落落的。终于有一天池塘再也听不见了他们的声音,静静的池水只有偶尔昆虫落下泛起的涟漪。青蛙再也看不见了,他们早已摆在了人类的餐桌上。

故事四

在一片丛林茂密的森林里,一个清澈甘甜的溪水边,生活同样生活着一群青蛙。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射进来,暖暖的。

死鱼

本文系豆瓣阅读末日作文作品

片段一

“噢,真坚强,竟然还活着!”奈川心里想。

奈川对着感叹的是一只垂死的比目鱼,昨日上班的途中,便发现它躺在街边的一个破碎的瓶子里,奄奄一息的状态,仿佛告诉周围的事物:请忘记我的存在,我将离你们而去。或者它根本不想告诉别人什么,因为它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存在与否对这个世界来说都只是一个简单的状态:0或1。或者你根本不知道一只鱼在想什么,因为你不是那只鱼。

奈川觉得应该为这只不想死或者已经死了的鱼做点什么。小心翼翼的捧起支离破碎的玻璃瓶子,生怕自己成了一个收割生命的死神。静静的看着这一寸多长小鱼的奈川,似乎在思考是什么力量在鼓舞着它。

片段二

“奈川,你从哪里捡来的一只死鱼。”公司里的同事A似乎注意到奈川与平时有点不太一样。
“他还活着!”奈川轻声的应到,声音轻轻的,慢慢的,却刚好可以听的清楚。

坐在电脑旁的奈川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比木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恩!该换个鱼缸了。”

片段三

躺在床上的奈川,目光散漫的盯着天花板,雪白的屋顶一盏白炽灯在努力的发着光芒,屋外本该明亮的下午3点,却一片漆黑。
其实奈川不是他的真名,奈川本名姓林名镜。一周岁那年,母亲带他去本村的刘半仙哪儿,半仙说他五行缺金,于是奈川变改名叫林镜。这些当然是母亲后来告诉他的,至于一岁以前叫什么,母亲没说,他也没问。因为奈川觉得有时候有些东西不问不知也挺好,而这世上又有太多未知的事情了。至于为什么叫奈川,起因是初次接触电脑的奈川想给自己起一个风格的昵称,心想这是自己给自己起名字,自己应该更懂自己的吧。结果思考良久却毫无所获。万般无奈之下便随手拿起旁边的书翻了两页,一页取一字。奈川只记得那是一本徐志摩的书,书名却忘了。

目光转向窗前的鱼缸,那只垂死的比目鱼现在似乎活的健康。这是一个奇特的鱼缸,去商店的奈川一眼就看重了它,三面透明的玻璃加一面镜子组成了一个50cm²的鱼缸。鱼缸里有两块石头,一颗水草,还有些奈川撒的食物。奈川似乎发现比目鱼正盯着那面镜子。
“它在看什么?看另外一只比目鱼?还是看自己?”奈川不得而知。

片段四

屋外格外的冷,久待屋内的奈川似乎已经渐忘了这种感觉。饥饿的身体驱使着奈川迈向附近的便利店。
“原来饥饿的感觉,还是挺难忍受的。”

便利店内的货架稀稀落落,似乎是饥饿的蚱蜢们刚光临不久。对此奈川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还有一丝高兴,竟然买到了平时吃的那种饼干。回去路上的灯光愈发昏暗,影子却愈发清晰,分不清哪块是影子哪块是黑暗。
“为什么要分呢?它们原本不就一样的么?”奈川很不懂。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后,奈川发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了出来。低头发现一把染红了的匕首不知何时摆在自己眼前,它的主人似乎发现有人盯着它。因为给奈川回应的是几下轻微的刺痛感觉。
“噢,原来这就是被刺的感觉。”
躺在地上奈川想到,似乎完全不关心匕首的主人长的什么模样,也不在意它的主人为了获取更多战利品而肆意翻滚着自己的身体。渐渐模糊的意识,就连匕首主人的咒骂声都渐渐远去。似乎有雨滴打在脸上的感觉。

“下雨了咧!”

片段五

“大哥,这家好像又没什么收获啊!真他妈穷!”
“大哥,你看这是什么鱼?”
“大哥,这鱼也是饿死的么。这么多鱼食,肯定不是饿死的!”
“大哥,你说鱼会淹死么?”
浑浊的鱼缸里一只小鱼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图片摘自锐角网
本文谢绝转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