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是个雨天,天知道我强忍着悲伤,它在替我流泪。我笑着对自己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离别还会相见,可是在相见已不知是何时。
不愿最后一个落寞的离开,那就早些离开吧。踏上车的时候我变开始怀念这座城市。在这里我亲手埋葬了我四年的青春年华,与一帮亲们过着悠闲的日子。终于要离开了,我只不过是这座老城的一个过客,没留下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 。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