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The Year Of 2016

时间真的转眼即逝,眨眼间已经 2017 年了,相比去年而言今年也变化颇多,去年年的时候自己也做过年度总结,大体就是对一年的一个概述,今年希望总结过往的同时也希冀一下来年。 工作 自今年 6 月离开了工作 3 年多的 Wiredcraft 加入现在的 Udacity 也已经有半年多了,当初的离开是想学习一下大公司的先进经验,给自己的履历增加一点不一样的色彩。但是回想起来,也不确定脚步是否在慢慢的向这个目标靠拢。不过倒是完成了一项许多年的梦想,去美国硅谷的科技公司工作,虽然是短短的一个星期,确也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至于此外的其他收获也是有的,比如: 更严格的代码规范,web accessibility 在以前我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更多团队间的合作;

历法

“星期天”为什么叫“星期天”

我经常很好奇为什么从没有称星期天为周七?为什么不叫星期七偏偏叫星期天?这“天”与“七”是相通的么? 历法通常对于一个文明社会来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我国现在通行的历法有两种,公历(阳历)和农历(阴历、黄历)。从字面上的理解便是古人通过观察太阳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和月亮与地球之间的关系总结出的一套关于时间的周期表。而在我国古代是没有公历的,先人们将月亮绕地球一天的时间称之为一宿,将每月大致分为大月(30天)和小月(29天)。这其中的缺点显而易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年并不在同一时间固定的,但是古人将二十八星宿日与二十四节气结合在一起,在不满足时候通过闰月的方式将时间补满,以达到年和四季,月合圆缺,阴阳相补。其中二十四节气是通过观察太阳与地球之间的距离总结出来的。但是即便如此在中国古代也是没有“周”的概念的,在古代每十日称之为一旬是与“

随想

动与静

一个平常的早晨是9点钟起床,10点钟左右出门,然后乘2号线地铁上班,江苏路下车后走路去公司。今日却有点不同了,我像往常一样路过我平日里买包子的包子铺正准备买包子,这时包子铺的老板娘问了一句:“一个肉包子和一个粉丝包子是吧?”,我愣了半响,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我的生活竟然已经按部就班到连包子铺的老板娘都知道我的习惯了。我突然感到一阵阵恐惧,不知不觉之中自己早已成为这生活中的一个木偶,一步步,一遍遍的过完每一天。这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蒙蔽了自己的感知,让自己沿着一条线一直前进,不能感知外面的世界,也不知时间的流逝。而最让自己心惊的是现在这种情境却是自己选的,我一直想要给自己的特别的人生,最后发现其实还是一个“丧尸”般的生活。     而后通常我会路过一个超市,买一盒牛奶,当我站在冰柜前发现我平日里买的一盒牛奶竟没有了,突然让我不知所措,我竟不知道我到底该买什么样的牛奶了。我伫立在冰柜前足足有一分钟,思考我应该买哪盒牛奶,而我自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习惯于木偶般的生活,安于一成不变的生活了,

东野圭吾

无私者大爱

坚持两晚终于看完了东野圭吾的又一本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再一次不得不佩服其缜密的想象里。 初次接触东野圭吾还是在几个月前,原本打算找乙一《ZOO》作为睡前读物的,可是看了一章,觉得实在惊悚异常,看的毛骨悚然,精神紧张,以致毫无睡意,觉得不是上上选。无意间看到一本书叫《白夜行》,仅看了简介就已被吸引。第二日夜里,躲在被窝里,彻夜通读。读完以后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被里面的故事深深的吸引住了,爱一个人并不一定需要和她(他)在一起,为了她能幸福我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我会清除挡在她前面的任何困难,亮可以为了她去杀害,去陷害众多无辜的人,只因为这些人会让她成为受害者,也只想实习她的梦想,即使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仅一个眼神足以,只要可以远远的看着她,